昨天,通往萬年寺方向的道路仍被村民封堵著表達訴求的當地村民(網絡圖片)龍門村五組附近聚集表達訴求的村民位於景區公路主幹線8公里處的塌方地段昨日已經通車
  在宣佈關閉景區約12個小時後,昨日凌晨,峨眉山樂山大佛風景區管委會通告稱,峨眉山景區部分開放,門票半價優惠。暫未接待游客的景區是因“游山道兩側仍有部分安全隱患未清除”。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發現,暫未開放的景區,或許同時還受村民堵路表達訴求的影響。而村民堵路,是他們認為景區的一些措施影響到自身生計,其訴求包括歸還林權證、從景區門票收入中分紅等。
  村民聚集在未開放景區入口
  29日下午,峨眉山樂山大佛風景名勝區“天下名山”入口處的電子顯示屏,滾動播放著管理委員會發佈的通告。通告稱,經過連夜排查整治,目前峨眉山景區公路主幹線兩側地質隱患已清除,報國至金頂公路沿線已安全暢通。決定從2014年6月29日上午7時起,報國、黃灣、龍洞、金頂片區恢復接待游客,所有游客享受門票半價優惠。
  通報還稱,由於萬年、清音閣片區游山道兩側仍有部分安全隱患未清除,所以暫時不接待游客,由此帶來的不便深感歉意,請廣大游客諒解。
  這份通告已於29日凌晨發佈在該風景區管委會的官方微博上。此前的28日13時,該風景區管委會通過其官方微博發佈通告稱,因進入汛期,峨眉山景區存在山體滑坡、塌方等地質隱患,為集中排查整治安全隱患,確保游客生命財產安全,景區從6月28日13時起暫停對外開放,開放時間另行通告。
  不過28日的通告一發出就遭到許多網友質疑。有網友發微博稱,峨眉山風景區關閉與汛期無關,而是因為當地村民堵路“維權”。微博所附照片顯示,許多村民聚集在一起,打出的橫幅包括要求歸還林權證、從景區門票收益中分紅、地震救災款的去向等內容,與村民生計相關。
  29日的通告依然引來質疑。昨日下午5時許,游客來自山西太原等地的一個旅游團從景區內出來。游客邊休憩邊表達對景區的失望情緒。其中一位游客介紹,他們是6月22日從山西出發,原本計劃坐索道游覽整個峨眉山,但是因為景區通報的“地質隱患”,他們只能到金頂片區游覽。萬年寺、清音閣等景區未能進去。
  “情況根本不是景區說的那樣。”上述游客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們乘坐旅游觀光車上下山時,均看到好幾處都有村民打著橫幅聚集在一起,雖然不清楚村民的訴求,但他認為景區關閉和村民的聚集不無關係。該游客甚至對於“塌方”一說也表示出懷疑,“經過時塌方的地方已經能通車了。”
  上述游客所說的已能通車的塌方處,位於景區公路主幹線8公里處。根據景區管委會的通報,昨日能通車是因為該地段經過“連夜排查整治”。昨日下午,塌方處附近有“小心落石、請速通行”的提示,被沖壞的圍欄依然歪在路邊,山體一側有鬆動滑落的跡象,有工作人員值守在現場。有村民稱,景區公路主幹線塌方發生於數日之前,28日當天已不影響通車。
  對此,峨眉山景區股份公司副總經理杜輝對中國之聲記者表示,村民阻路和景區暫停開放只是巧合。杜輝說,6月21號暴雨導致山體塌方,大概有200多方,砸傷了一輛車,有一個長50米,高60米的危險的岩石路段,6月22日上午,再次出現了一次危岩塌方,大概有400方,23號我們請地質隊對危岩進行了實地勘察,發現整個山體都開始松垮了,24號,又有一輛車被砸傷了,到28日說晚上有暴雨,為了徹底清除隱患,暫時停止了游覽。
  部分景區“暫時不接待游客”,是“由於萬年、清音閣片區游山道兩側仍有部分安全隱患未清除”。北青報記者發現,不管萬年、清音閣片區游山道是否存在安全隱患,游客們要進入這兩個片區也不容易,通往這兩個片區的道路都有村民聚集。
  據介紹,峨眉山景區分為高山區、中山區、低山區。暫不接待游客的萬年、清音閣片區屬於中山區。通往這兩處景點比較便捷的路線,是經由五顯崗停車場、萬年停車場附近的兩個售票入口進入景區。但截至昨晚7點,通往這兩個停車場的村道都聚集著村民。
  前面掛著橫幅、上面搭著帳篷遮雨,景區公路主幹線通往清音閣景區的入口處,龍門村五組上百名村民聚集著。距離此處聚集點不遠處的萬年寺景區入口處,萬年村的上百位村民也打著橫幅聚集在那裡,村民或站或坐,有聊天的有織毛衣的,多輛警車、一輛救護車停在附近,有警察在值守。
  除了這兩處,在龍口村二組附近,也有村民打橫幅。按照村民的說法,他們聚集在此已經至少3天,原因是景區的一些措施影響到村民的生計。
  村民稱多年問題集中爆發
  有村民告訴北青報記者,村民堵路,是景區“在村民不知情的情況下,引進講解公司,壟斷散客導游市場,引發多年聚集的問題集中爆發,又無領導直接回覆處理”。
  “靠山吃山”,峨眉山樂山大佛景區內的村民正是如此。有的在景區做保潔,有的成為旅游觀光車的司機,還有一些村民做起了講解員,接待對象主要是散客。和景區管理處的講解員不同,有些當講解員的村民並沒有證件,對此,村民解釋,景區的講解員從村民中招錄的較少,而村民生活所迫需要這份工作。
  “管理和被管理的矛盾。”一位做講解員的村民承認,之前他們和景區基層管理人員會因此有衝突。
  6月25日,有村民發現景區管理處出現了許多著裝統一的陌生講解員,後來得知講解員業務被景區承包出去,而講解員大都是外來的。村民感覺到生計受到威脅。萬年村一位村民告訴北青報記者,統一著裝的講解員上崗,或許意味著這些沒有證件的村民講解員被打擊。
  在村民看來,這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情況”,受影響的村民不僅是做講解員的那部分——有村民現在開農家樂、家庭旅館,還有村民做抬竹滑。如果村民都被景區的講解員帶著去坐纜車、到景區的“定點賓館”,做其他營生的村民也會受影響。
  上述萬年村村民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們向景區管委會等部門反映無果後,採取堵路表達訴求的方式。而堵路後表達的訴求,已然超過了講解員問題的範圍。
  有萬年村村民提供給北青報記者的訴求,包括“還給村民林權證”、“地震災後救災款項的去向”、“景區門票收入的20%以分紅形式返還給村民”等民生問題,他們表示,村民為景區發展退耕還林,但是多年來很少收益。
  村民上述有關景區管委會的相關說法,未能得到管委會證實。不過在萬年村村民堵路表達訴求後,附近的龍門村村民也在通往清音閣景區的入口處聚集起來,他們提出的訴求與萬年村的大同小異,皆包括林權證、地震救災款、景區門票分紅等。有村民稱,金頂景區等高山區的村子里也有部分村民來和他們一起表達訴求,但又有村民稱這些村民先後離開。“他們那邊是省道,堵省道犯法,現在我們堵的是村裡的路。”一位村民說。
  村民的訴求
  一位村民向北青報記者解釋他們做出的選擇:都知道這麼做相當於是“炸彈”,爆炸的話,對方也受傷,村民也受傷。但原來的路還能繞過“炸彈”,現在繞不過去了,“原來還有最基本的保障,現在為了子孫後代必須站出來”。
  對於林權證,村民的理由是,從1980年以來景區村民先後三次“退耕還林”,為景區發展提供了很大的支持,而景區很少惠及村民。現在“村民沒了活路”,就希望原來賴以謀生的東西能歸還給村民,“我們都沒看到過林權證,一直都被景區管委會壓著。”
  昨天,峨眉山樂山大佛風景名勝區管委會黨委副書記吳萬林對中國之聲記者表示,村民的部分訴求有悖政策,難以解決,當地政府已派出工作組加強宣傳,而扣押村民林權證是為農民好。中國的景區發林權證的很少,是個相當敏感的問題,這次為了事件的平和解決,已同意將林權證發給村民。對於景區村民的養老,吳萬林說,主渠道還是靠家庭成員的相互撫養,“現在有很多新農保,那是他自願參加,那是有政策的。”
  村民對於地震救災款的質疑,更多的是對相關部門的一種不信任。有龍門村村民告訴北青報記者,2008年汶川地震,峨眉山景區內村民的房屋也受到影響,當時也有相關人員來給受影響房屋拍照,但事後村民並沒有收到救災款。
  也有一位村民表示,“當時有村民問了,說沒有。”上述村民說,但他們瞭解到,幾十裡外的一個縣受災情況應該差不多,那裡就有救災款。自己村裡到底有沒有,他們一直存疑。這次表達訴求就提了出來。
  對於景區門票收入的20%以現金方式給村民分紅,村民表示這個比例可以商量,但他們提出的依據是,之前某任市長在一次人代會上曾表示,門票收入的3%用於景區村民的民生。
  據村民向北青報記者轉述,28日下午,景區管委會相關人員和村民代表現場會議時,村民提出了分紅的問題。管委會相關人員稱,對村民的分紅已經用於景區基礎設施的改造,並舉了部分村民飲水的水利設施的例子。但這種回應並未讓村民滿意。
  景區和景區內村民是一種什麼樣的權責關係?是否有分紅用於改善村民生活,以什麼樣的方式?
  採訪中北青報記者發現,對於標語上的訴求,並非每個聚集的村民都瞭解得很清楚。但是對生計的擔憂卻廣泛存在。一位村民告訴北青報記者,多年前景區內的車輛“統一成旅游車”,一些用私家車拉乘客的村民失去這條賺錢的路子,改行去開旅游車的收入也減少;如今景區的講解員開始“統一”,對他們又是一種打擊。他們認為,現在一些人賴以生活的農家樂、家庭旅館將來也可能會被“統一”,那時村民賺錢的途徑會更少。
  在有的導游看來,景區的這種“統一”某種方面是在規範景區發展,長久看來對村民並非壞事。但這種說法經北青報記者轉述後,一位村民表示,他們也希望景區能更好發展,但“我們希望有相應的安置”。此次村民的訴求還包括,希望景區向村民提供就業機會。
  希望景區提供什麼樣的就業機會?村民的表達並不完全一致。景區目前對村民提供了多少,是否與村民對景區的支持相應?村民對生計的擔憂應通過哪些渠道得到協商、解決?這些疑問與村民堵路一樣,都需要得到解決。
  文並攝/本報記者高淑英  (原標題:峨眉山景區關閉真相調查)
創作者介紹

冬甩

abqnvcj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