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仁平
  @李承鵬 的賬號7日晚間在新浪微博上消失。在一段時間以來被取締的微博賬號中,李承鵬算是最典型的之一。李承鵬常被稱為“李大眼”,在大V中很有代表性。他語言激烈,尖刻,而且差不多篇篇“罵政府”。此外他是因殺城管被判死刑的夏俊峰的公開支持者。中國近年的很多重大公共事件里,都有他的身影。
  李承鵬曾被多次短期“微博禁言”,但他被“封號”,這是第一次。以往有過被取締的賬號重新複活,那樣的經歷常常被自由派用來在輿論場上炫耀。不知道@李承鵬最終的結局是什麼。
  然而“李承鵬模式”在中國不可能無限地走下去,當它突破了底線時終將受到制約,這已是越來越清晰的現實輪廓。一些自由派知識分子對此想不通,或者他們能夠明白這其中的邏輯,但不肯接受,就是要搞撞線的游戲,這是他們很特殊的個人選擇。
  李承鵬原是足球評論員,在專業領域算得上獨樹一幟,但後來玩起了政治,走上完全不同的舞臺。罵政府給他在互聯網虛擬社區帶來人氣,這種人氣成為他在現實社會增加影響的籌碼。對不少網絡自由派名人來說,這個過程有點像吸毒,越吸越上癮,變得離不開。
  在一些激進自由派當中,似有一個不切實際的指望:中國制度將出現顛覆性變化,甚至崩潰。他們大概認為在中國搞政治對抗是“有前途的事業”,相信西方力量終將獲得普世性勝利。一些人對站到主流社會的對立面毫不在意,乃至主動向體制“挑釁”,就是這個原因。
  隨著中國的法治化和開明化,“異見人士”的人生風險大大降低。此外中國社會的市場化和多元化為各種人提供了生存條件,不少激進自由派人士只要沒觸犯法律,過得都還可以,有些還挺有錢。
  國家的體制和主流社會如何與激進自由派相處,這是中國社會建設的重大課題。客觀而言,激進自由派並非毫無正面貢獻,在推動中國加快改革方面,他們是合力中的一個元素。
  現在的問題是,激進自由派必須有底線意識,他們需要恢復已經失去或者麻木了的敬畏感。在大而複雜的中國,邊界意識和對度的把握對任何人和力量都十分重要,激進自由派人士無論有什麼政治信仰,他們必須首先遵紀守法。
  在追求所謂“言論自由”時,激進自由派人士不能向國家的政治凝聚力開刀,公開挑戰國家政治制度。他們需要清楚,嚴重違憲的言論不可能在中國暢行無阻,無論他們喜不喜歡,中國都不是可以盡情宣揚西方政治價值觀的地方。
  “搞民主”不是一張護身符,違反了法律和規定後都能豁免。如履薄冰的意識,什麼人都應該有一些。一些官員權傾一時就忘乎所以,到頭來栽了跟頭。激進自由派獲得話語權後,也不能濫用自己的權力,否則也一定會遭遇相應的挫折。
  在與激進自由派力量打交道的過程中,國家是表現出了耐心的。如果個別激進自由派人士還是要撞線、對抗,那麼這就是他們的政治和人生選擇。他們需要為此承擔各種後果,這沒什麼好抱怨的。在他們之前,很多寄希望於國家政治崩潰的人輸得精光,將長期碌碌無為做了豪賭的成本。他們站到了時與勢的反面,因而註定如此。今天的新激進自由派,最好別複製那些人的悲劇。▲(作者是環球時報評論員)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冬甩

abqnvcj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